优美都市异能 蜀漢之莊稼漢 起點-第1131章 加官進爵展示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蜀汉之庄稼汉
大汉的朝议,形式与后世西方的议会制有点相似。
先由天子或者某位重臣提出一个议桉,然后在座的众臣,对这个议桉进行讨论,表达自己的观点。
在表达自己观点的时候,需要站起来, 甚至可以随意走动,在殿中的众人面前论述自己的看法。
而其他人若是对表达自己观点的大臣有什么疑问,可以提问,但不能站起来,只能坐着,这叫坐而论道。
等这位大臣论述完自己的看法, 或者回答完别人的问题,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然后下一位有不同意见的大臣再站起来, 表达自己的观点。
若是议桉分歧过多, 连续召开数次甚至十数次朝会进行辩论,那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不过与后世议会讨论议桉不同的是,殿上的大臣们要保持礼仪,不能随便吐口水,扔东西,比如鞋子什么的。
好吧,鞋子在进殿的时候已经脱掉了,但还是有其他东西的。
比如说自己屁股下面的蒲团,手里的笏板。
要以理服人,要文明,文明!
大汉代表着最先进的文化方向,世界灯塔,不能像胡夷一样蛮不讲理,不知礼仪。
冯君侯在心里也曾偷偷怀疑, 上朝入殿解剑脱鞋, 除了是要表达对皇权的尊敬。
还有防止尚武的大汉臣子说不过别人的时候,会向天子表现一下自己君子六艺的等级,拔剑互砍之类。
当然, 朝会与后世议会制仅仅是有一点点类似,它们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比如说,议会主席(天子)和党派大老(丞相大司马大将军等实权官员)的意见权重极高。
幸好冯君侯的第一次上朝,不是讨论议桉什么的。
或者说,今天的议桉只有一个,而且是早就决定好的,只有天子才能宣布的议桉:统一封赏。
大汉已经好久没有大规模加官晋爵了。
还于旧都,是忠义之士忘身于外,奋不顾身,流血牺牲,才换来的。
于情于理,大汉都要对他们加以封赏。
只是这个诏书写得有点艰涩难懂对于冯君侯来说,是这样的。
“惟延熙元年十月甲寅,大汉天子诏曰:昔孝灵中平,民乱四起,先帝为振汉室,起于涿郡,转战四方……”
听着上头谒者念着半懂不懂的圣旨,冯君侯强行忍住打哈欠的冲动,以让人注意不到的微操, 悄悄地一点一点地挪了一下屁股。
让已经开始有点刺痛微麻的脚后跟稍稍地放松一下。
“……四海沸腾,朕运属殷忧,戡翦多难。上凭明灵之右,下赖英贤之辅,廓清县,嗣膺宝历,岂予一人,独能致此。时既共资其力,世安而专享其利,乃卷于斯……”
忍不住了,冯君侯没有张嘴,两腮收起,打了一个闭嘴的呵欠。
这本也没什么,毕竟睡眠不足嘛,打个哈欠很正常。
只是让冯君侯没有想到的是,随着这个哈欠,眼泪开始充盈眼眶,都快要掉下来了。
努力地眨眨眼,想要把眼泪收回去,可是眨得越快,眼眶越是收不住泪水。
完蛋!
冯君侯不敢乱眨眼了,死死地瞪大了眼睛,能拖延一点是一点,只盼着谒者能快点念完圣旨,到时候能趁机抹一把眼泪。
这么一来,他的神情,看起来反而是极为严肃,与现在的场合倒是不谋而合。
只是让冯君侯没有想到的是,上头的谒者这个时候才刚刚念完开篇,正式进入正题:
“……嘉庸懿绩,简于朕心,宜委以功爵:丞相亮,鞠躬尽瘁,谥忠武侯,立庙受飨……”
“叭嗒!”
冯君侯的眼眶承受不住越积越多的泪水,两滴大泪珠悄悄地滑落下来。
坐在最上面的天子,看到一直神情严肃的冯君侯,一听到追谥相父,竟是突然落下泪来,让他不由地大是迷惑。
然后又是恍然,只道冯君侯是思念相父太过,不能自已。
再看看那些带着祈盼的将军大臣们,小胖子原本欢喜的心里,也不知怎么的,就是一阵恍忽。
感同身受地升起一阵伤感的同时,又有些感慨:
片玉
自己这位连襟,竟是重情至此。
“故军师中郎将统(即庞统),杀身成仁,谥靖侯;昔前将军羽,勇而有义,谥壮侯;昔右将军飞,万夫不敌,谥桓侯;昔左将军超,雄烈过人,谥威侯;昔后将军忠,勇冠三军,谥刚侯;昔卫将军云,忠顺厚重,谥顺平侯。”
“羽、飞、云、超、忠,此五者,追随先帝,创国开业,屡立功勋,谓之五虎上将。”
眼泪流下来,眼睛没那么难受了,只是不能动手擦,现在轮到脸上有些不舒服。
最关键是这两滴大泪珠,流到了两边鼻翼,停住了……
所谓泪涕齐流,是因为流泪的时候,往往会有一部分眼泪进入鼻腔,眼泪在眼睛里停留得越久,鼻涕就会越多。
现在冯君侯就是这种情况,眼眶里的眼泪积攒了太久,终于流下来了,但鼻涕也快要流出来了。
不能有太大的动作,但吸一下鼻子还是可以的。
只是这不吸还好,一吸之下,连停留在鼻翼两边的眼泪残留也被吸到鼻子里面去。
虽然吸这一下,缓解了不舒服感,但仅仅是过了几个呼吸,感觉鼻子里又有更多的液体准备要流出来了。
忍不住了,再用力吸一下鼻子。
只是吸气声有点大,引得旁边的几个大臣都下意识地看过来。
然后就看到了冯君侯正泪涕齐流,看起来竟是不能控制住自已的情绪。
暮念夕 小說
卧槽!
加官晋爵的时候,你哭什么?
只是能凭本事坐到殿上的人,特别是坐在最前面的这些人,心思自然要比普通人转得快一些。
就如坐在斜对面的蒋琬,看到冯君侯这个模样,心里大是震撼:
“君侯听闻这些逝去的忠义之臣被追谥,为何会如此?”
“莫不是在追思丞相吧?也有可能是关老君侯?毕竟他是关家的女婿……”
蒋琬方才看到丞相被追谥,心里还高兴着呢。
此时看到冯君侯的模样,顿时心生惭愧:
追谥再美,逝者又何能复生?君侯重情重义,吾等远不如也。
也有心思恶毒的,例如坐在冯君侯身边的魏延,斜眼瞄了一眼冯君侯,眉头就是一皱:
堂堂军中大将,死在你手上的人都不知有多少,这种应当高兴的时候,你有什么好哭的?哭丧呢?
他就一个大老粗,哪有那些文臣的心思?
心里正恶毒地滴咕着冯君侯是在哭丧的镇东大将军,再抬起头来,看到对面那几位重臣投向冯君侯的赞赏目光,不禁就是一怔。
哭丧也值得你们这样看?
嗯?
哭丧?
嗯!
哭丧!
镇东大将军就是反应再慢,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他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心里就是冒出一个词来:
巧言令色?!
以前只见“巧言”,如今居然真看到了“令色”!
不说各人心里的想法,谒者已经继续往下念:
“都乡侯琰(车骑将军),晋汝阳县侯;镇远大将军班,迁左卫将军;前将军芝,迁右卫将军;镇东大将军延,迁左骠骑将军;镇东将军永,迁右骠骑将军,晋平城县侯,加中都护。”
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听到冯永的封赐,仍是有不少人再次向冯骠骑行注目礼。
堪堪才过而立之年,便跻身右骠骑将军之位,成为大汉最顶尖的朝中大老之一。
若是再加上手中所握的重权平尚书事就不说中都护那可是有都督中外军事之权的。
这么一算下来,此人根本就是大汉实际上首位重臣,没有之一。
看着冯君侯那张年轻的脸,有人更是想起了二十七岁出山辅左先帝,就提出《隆中对》的丞相。
几乎所有人都冒出一个念头:
丞相……后继有人啊!
陛下这是在效彷先帝与丞相的君臣之义,要与冯骠骑再继一段君臣佳话?
天意耶?
“征东将军索,迁镇东将军,晋韩亭侯……”
冯君侯瞟了一眼坐他旁边的关兴。
很巧,关兴也是默默地向冯骠骑看来。
“征南将军到(即陈到),迁镇南将军;征西将军维,迁征东将军,晋瓦亭侯;中参军广,领征南将军,晋关内侯;江州太守嶷,迁安南将军……”
于是又一大波眼球向冯君侯看来。
传言冯君侯麾下,有风林火山四位大将。
关中一战,关索精骑疾驰如风。
藍領笑笑生 小說
萧关一战,赵广铁骑侵略如火。
街亭一战,张嶷陌刀徐进如林。
就是不知道最后一位不动如山,会是谁?
不过是谁都已经不重要了,就算是没有,单单今天迁将军号的这三人,就足以证明,冯骠骑确实当得起大汉军中第一人。
先是追谥,然后是这些年征战在外,为大汉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将。
接下来,就是侍卫之臣,比如冯君侯的两位舅子哥。
关兴迁辅汉将军,领中监军,张包迁安汉将军,领中护军。
(辅汉和安汉地位可能不低于四征,甚至可能与四镇相当,作者菌瞎想的,考究党莫怪)
然后再一波眼球向冯君侯看来。
冯家,大概是大汉第一权贵与第一外戚了吧?
恐怕皇太后的母家吴氏,都不能与之相比。
至于皇后的母家夏侯氏……
夏侯霸不是被俘过来的吗?
看着不少人眼神复杂地看向自己的妹夫。
关兴与张包:?
我们俩升官,你们看他干什么?
接下来,就是类似董允、费祎、王平、句扶、石包、柳隐、李球、王训等人,各有封赏不一。
也不知什么时候,冯君侯的眼睛鼻涕都风干了,谒者这才念完圣旨。
冯君侯跟着长松了一口气,又悄悄地挪了一下屁股,感觉脚已经完全麻了。
心道终于可以准备接受印绶了,谁料到谒者又拿出一张圣旨:
“惟延熙元年十月甲寅,大汉天子诏曰:朕蒙先帝不弃,得登大位。钦闻凭几之音,付畀承祧之托……”
冯君侯一怔,然后顿时大怒。
惟你妈!
俏丽吗!
我俏丽吗!
冯君侯鼓突着双眼,瞪着站在上边的谒者,强行微微地抬起屁股,让刺痛不已的双腿能稍稍得到一点舒缓。
他心里已经忍不住地破口大骂:有完没完?有完没完!
“兹有张夏侯氏,册封为平邑君;右骠骑将军左夫人,册封为修武君;右骠骑将军右夫人,册封为顺德君……”
这一个圣旨,说得倒是不多,但所带来的冲击,比刚才还要强烈。
原因很简单。
奶 爸
这是给妇人的封爵旨意。
张夏侯氏得封平邑君很容易理解,毕竟是皇后的母家,按惯例确实可以封爵。
只是给冯骠骑左右夫人封爵是……
好吧,皇后的妹妹,也是可以封爵的。
这些年来,冯骠骑的右夫人,在上层圈子,名声可不小,除了掌管皇家的内帑,还一直是冯骠骑的秘书。
听说冯君侯对彼甚为倚重。
但左夫人冯关氏……
虽然有人感到意外和震惊,但越是坐在前面的重臣,表情在经历了最初的惊讶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好吧,左夫人冯关氏确实是有资格封爵的。
大汉的脸面和给一个妇人封爵比起来,还是脸面比较重要。
至于不明内情的人,比如说站在殿外,靠近门口的官员,听到冯骠骑的两位夫人居然同时封爵,终于忍不住地发生了骚动。
天子这是有多宠信冯明文?
居然连他的夫人都能跟着沾光?
“肃静!”
负责维持秩序的御史大夫厉声喊道。
幸好,谒者很快就读完了,终于退了下去。
很快,这一回是轮到光禄勋走了上来,同时又有谒者走到刘琰面前,让刘琰出列,说道:“一拜!”
刘琰连忙站起来,伏拜于殿下,光禄勋走上前,举策书而念:
“制诏其以琰为汝阳县侯……”
读策书毕,站在一旁的谒者赞道:“再拜!”
刘琰依言而行。
这个时候,有尚书郎从殿外捧着玺印绶入内,交给侍御史。
侍御史再捧着玺印绶上前,立于东面,授予刘琰。
谒者再高呼:“三拜。”
刘琰再拜顿首三。
顿首毕,谒者高喊:
“琰新封汝阳县侯,都乡侯除,谢!”
这是向朝中百官通知刘琰的新爵位。
也免得站在外头,看不到殿内的官员不知道刘琰现在是什么爵位。
到时下了朝,再有人喊人家都乡侯,那可就是得罪人了。
谒者再高呼:“皇帝为公兴。”
刘琰连忙拜谢,然后这才捧着自己的玺印绶回到位置上坐下。
冯君侯看完这一套流程,再算了一下时间,顿时就是有些哆嗦:
“这么一来,光是能前来接受封赏的人,就能折腾上一天,莫说是到午时,这恐怕得到晚上了……”
ps:大规模加官晋爵的礼仪当然没有那么简单,作者菌简化了很多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