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鳳醫女帝討論-第53章 “我知道了!”分享

鳳醫女帝
小說推薦鳳醫女帝凤医女帝
黄知府叹了一口气,重新念起规则来
“双方各自有一个一个半时辰配制毒药以及相对应的解药,无论何种药物哪怕是补药亦是可行,若未出现解药则那放判失败。对方服下后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解毒。”
黄知府停顿一下,然后增大了自己的声音:
“注意,配制的毒药发作时间不要超过半个时辰,防止解药未出而导致死亡的特殊情况。”
语落,黄知府敲锣,身旁的下人开始点香,这场比试算是正式开始了。
秋月的心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很猛的毒药,这个是她在书上见过,也是她即将拿来防身的药物——七品红。
秋月决定改良一下,在七品红中加一些气虚药的药材。哇塞,秋月不得不对自己的想法感到震惊,两种十大难解之毒药混在一起,秋月已经期待后面那小伙子的反应是什么了。
落定,秋月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她得计划减弱些七品红的药性,若是让人知道自己会配制这种毒药那可真的算是闻名天下了。
此种毒药世上能配制的人不超过两只手,秋月还是运用了上一世的知识才配制出来的。
秋月下笔开始减少起各种药材的含量,同时将一些极强毒性的药材取出,再加上一些气虚药的药材,这简直完美过头了!
下了决定的秋月瞧了下胡爷爷他们,发现那几位早已开始熬制起毒药来,甚至还有一些老头很兴奋,秋月无奈,他们应当是又要作妖了。
秋月清楚的看见秦老头称量了一些砒霜,秋月满脸黑线……
她没有想到看起来最正经的老头事实上是玩起来最洒脱的那个,比试前秋月就说将这场比试当个娱乐就行,没想到秦老爷子真的这么给自己面子。
抛开所有的思想,秋月开始配制起自己的药材来。
大半个时辰后,秋月的毒药以及相应的解药都已经熬制完成,她有些期待那小伙子的反应。
秋月心中的小九九在爆发,口出狂言谁不会啊?关键是得有本事嘛。结束的秋月已经在思考他会给自己出什么难题。
猜来猜去,秋月大致锁定在两种毒药:牵机与失心散。
秋月不能确定这两种究竟是用的哪种,不过牵机的配制难度也更大些、药性也更强。按照他的嚣张跋扈的性格,秋月认为此药的概率又六成左右。
无聊的秋月属实是没事干,却又只能安静呆着。
一个人呆着呆着总是会莫名生出一股困意,秋月此刻便是如此,但总不能当着陛下的面睡觉吧?
因此秋月的伪装技能再次展现,用手撑着头,低头瞧着自己的解药,从陛下那个角度往来就是秋月在沉思的模样。
等待的时间的流逝,时间一到,钟一敲,秋月醒来。
下人将双方的毒药与解药同时交换,左方是毒药而右方则是解药,若是认为自己解不出来便可喝下解药认输。
秋月接过毒药,用鼻子闻了闻,味道极其刺鼻,应当便是牵机没错,随后一饮而尽。
陛下瞧着秋月这边,每位郎中都带有一丝豪气,都将毒药给一饮而尽。虽说太医也是如此,可他就是不知为何尤其钟爱市井郎中。
喝下药的秋月为自己把脉,医者不自医,那是因为医术不够高深,容易被自己的心情影响。

秋月懒得想那小伙子如何解毒,以及平静下来,感受着自身的状况。
此刻场中尤其安静,香缓缓的烧掉了一小柱。
秋月已经确定此毒定是‘牵机’无措,解药的配制应当也是极为简单的。事实上大多数毒药的解法都极其简单,只不过更难的是分辨出中的何种毒罢了。
一刻钟后,秋月已经称量好了所需要的药材,
又过去了半刻钟,秋月用大火熬制,解药便已经熬制完成,甚至为了不让解药那么的苦,她还添了些味甜的药材。
解完毒的秋月想黄知府示意,经验证秋月的解药有效,确实能够解毒。
秋月这边最次也是平局了,毕竟这次比试解毒的时间是在半个时辰,并不是越快谁就赢。
渐渐的,大多数人都已经想黄知府示意成功解毒,场中只剩下五人。自家这边还有李郎中、宁太医以及周老爷子三人,周老爷子始终皱着个眉头,似乎这药难以下手。
而对方那嚣张的小伙子自然还是在解题当中,还有一位跟其他老头比起来相对年轻的太医——对手是秦老爷子。
时间不等人,香很快便燃尽了,此场比试算是4:5.
秋月看着那小伙子低落样子就想笑,那小伙子的脸色极其绿,如同吃了苦瓜一般,秋月还以为他没服下解药呢!专门上前询问(嘲讽)一番。
随后秋月瞧了眼周老爷子与宁太医的毒药,秋月闻了闻,无色无味,再把了下周老爷子和宁太医的脉——很高深的毒药。
秋月看向那几个太医,全都是极其苍老的模样。比试完后需各自为对方把脉,确认对方的毒已解。
秋月借此摸了下那两位老爷子的骨相,加上专门细细把了下二人的脉,秋月心中一沉,这两位老爷子都是近百岁的人。
中午是各自用膳休息的时间,秋月瞧着宁太医与周老爷子憔悴的模样,与胡爷爷一同上前安慰道:
“宁太医,你应当是知道那两位老爷子的医术的,不用太过懊悔,他们下的毒药属实难解。还有周老爷子也是,咱们还有机会嘛!”
宁太医点点头,他本就知道解不了对方的毒,对方的本事实在是高自己太多了,宁太医花了接近一刻钟才知道对方下的毒,自然是无胜算的。
高歌
而一旁的周老爷子还是陷入于自我的沉思当中,秋月见状也不好打搅,只得让出位置交于胡爷爷来。
李郎中本就没想过解毒,他现在才四十六岁,医术上自然是没有那些太医走的远的。他很佩服那位给他下毒的人,甚至还学到了一些未曾碰过的药理。
众人在这股古怪的氛围中用着午膳,谁都没有开口打破这在场的宁静。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