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浮生六界行討論-第一百零六 血魂雙棘鑒賞

浮生六界行
小說推薦浮生六界行浮生六界行
黎明一束暖阳照进山坳,无艮纵身一跃,隐蔽到合抱的古树上,带着笑意投下目光。伤势更重,慕雪一夜难安,林娇娇拖着腮,愁坐整晚,她也束手无策。云实花了一夜寻找药材,此刻满心欢喜回来,正巧碰上不夜等人,随即将手背后。
“哼,黑袍,你在这儿做什么?”
“呵,进魔兽森林难道是来玩儿的?你是吗?”
不夜冷视黑袍,捏紧了拳头,不禁想:“哪儿都有他!早晚会坏了我族大事。”随即出言警告,道:“黑袍,我劝你少管闲事,上!”
不夜此行目的就是将慕雪等人灭口,自然是想干净利落办完事儿,不想这黑袍又出来捣乱,本就宿怨在前,此刻不夜不会再多顾忌。黑袍以一敌二,这两人分属血魂两宗,拥有仅次宗主的实力,二人又是孪生姐妹,两人合力夹击配合得天衣无缝,不出几招黑袍便显露败迹。只见黑袍奋力一拳捶向一人,后者横刀一格,当即被震开数丈,却也正是这一瞬,另一孪生姐妹已然挥刀向黑袍脖颈而去,后者躲闪不及伤在臂膀,捂伤在地。
“啧啧啧,黑袍啊,纵使你一双铁拳无敌于世,却还是难敌血魂双棘。好了……杀了他。”
无艮早已在远处观望许久,之前他用了几个时辰把人引过来,此刻时机正好,“打不进敌人内部,那就分解他们”,这是无影告诫过他的,此刻他就是这种盘算。黑袍受了一刀,若是寻常的刀,他尚不至于如此狼狈,只因这两人所用之刀奇特,这两把刀经过血魂两宗首任宗主秘术加持,又受历代血力和魂力淬炼,对两宗子弟有着独特的克制作用,为的就是制服背叛宗门的人。黑袍俯身在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双棘走近跟前,他一手深深嵌入大地,看向不远处的木屋,不禁想:“泷儿,放心。上一次我失去了你,这次我再不会放手。”
……
“什么人?啊?快……快撤!”
嗡嗡一声传来,一道剑气将黑袍与双棘分隔,待黑袍抬首,无艮已然挡在他身前。不夜当即斥问,无艮挥舞下灵剑,只见一旁高木霎时多出一道裂痕,应声倒下。这就是被唤醒后的灵剑的威力,但三次机会已经用去两次,无艮正想利用这一次的机会,好好挫杀血族的力量,不想那不夜似乎见着什么恐怖的事情,吓得语无伦次,连忙下令撤退。
跨越种族与你相恋
三人回到木屋,慕雪仍然昏迷不醒,等到林娇娇端来汤药,黑袍一直守在慕雪跟前。林娇娇人未走近,却先投向目光给无艮,虽然林娇娇心里气愤之前无艮抛下她们,不过此刻她还是征询他的意思,在得到肯定之后,将汤药递给了眼前这个陌生男子。
看着黑袍细心万分地喂着汤药,无艮嘴角不觉扬起,知道一个重要的棋子已经掌握在了手中。再次见到脑海中思念已久的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黑袍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暖意,他那沧桑的脸似乎也因此抵过了岁月的侵蚀,他含情脉脉看着眼前这日夜思念的女人,却又因她的“失忆”而有些气恼,他满怀忧愁拿过慕雪那雪白的手,捋开衣袖定睛一看。
“不好,中毒很深,必须要吸出来。”
“且慢!你不能碰她。”
从进屋后无艮一直未曾开口,直到这时突然打断黑袍。之前就得到消息,说是与上官灵泷同行的还有一名男子,刚才又见无艮及时出手救自己,黑袍早已猜到无艮就是那名男子,他甚至怀疑上官灵泷不认得自己就是无艮搞的鬼。
“嗯?阁下管得太宽了,怎么?我自己的女人难道碰不得?”
林娇娇听黑袍这话顿时一惊,看向一旁的无艮,她不觉有些疑惑。无艮离开墙壁,走上黑袍背后,一边道:“不错,她跟你是有关系,但你不能碰她。”
听这话,黑袍心里顿时气愤难遏,眼下毒势已重,祛毒才是正事,他随即呵斥,道:“哼!别以为你帮过我,就能任你胡作非为。想抢我的女人,你还嫩了点!”
“不不不,我对这个蠢女人不感兴趣,我提醒你只是想你不要犯错误,她跟你确实有关系,她是你女儿。”
“什么?……我凭什么相信你?”
听完这话,黑袍难以置信地回首,看着昏迷中的慕雪,他一时又惊又喜又有些难以接受,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有一个女儿?如果这个女人不是上官灵泷,那她现在又身在何处?这一连串的问题霎时间涌向黑袍的脑海,他放下慕雪的手起身,两眼寒光盯住无艮。
“看到了吧?这块佩玉,你应该认识。”
黑袍看着他手中那块白脂玉佩,目光有些呆滞,思绪霎时回到多年前那个朦胧的黄昏。那时圣朝犹在,因为圣朝的势力实在太大,它成了组织要抹去的头号目标。少年云实,也就是现在的黑袍,他作为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奉命前往摸清圣朝的底细,也就是在那个朦胧的黄昏中,他遇见了正直青春年少风华无限的圣朝公主上官灵泷。少年云实和同辈一样自小就接受着各种磨炼,为的就是实现组织的大计,当他碰到如此的可人儿时,他的世界仿佛被倒置过来,他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个女人,这个敌对势力的女人,甚至当场将自己的佩玉送给了她以表心意。
“你,救好她。当我欠你一个人情。”
黑袍拿过佩玉摩挲着,随即出了屋子。无艮目送两人出去后,随即正色探看慕雪的伤势,无影曾交代过要照顾好慕雪,此刻无艮也不敢再怠慢。
苏石三人连日赶路,这时已至陈国,苏石回首打量两人,风清清看来还是那么精神,似乎待在苏石身边是什么天大的幸事,但千日红就不同了,只见她不屑将视线移向别处。虽然看不见千日红的表情,不过苏石淡笑,心里已经猜到她是何神色,想她堂堂灵殿圣使,出行居然需要遮遮掩掩,还给人做了什么狗屁保镖护卫。若不是那暗金法器寂夜,想她千日红说什么也不会耐着性子跟着苏石这种弱者,定是早早扭头走人才对。
“几天来辛苦了,前面飘香楼休息一下吧。”
“好耶!老……嘿嘿,那个什么楼有什么好吃的?”
一听见休息风清清更是来了精神,笑着蹦跶在苏石身边,后方千日红见此,满眼厌恶之色,不觉想:“真看不出他有什么能耐,这小姑娘偏偏围着他转,哼,可笑。”
连日相处似乎风清清也并无异样,苏石报之淡笑,心下以为自己多疑了。又是旧地重游,苏石踏入飘香楼,之前在懿音和乐逍遥陪同下他来过这里,为的寻找白巧,也跟欧阳明月来过这里,兜兜转转一大圈,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不过此刻苏石心中却是思绪万千,他经历了许多人和事,其中属文秀秀对他的影响最大。在这众多影响之中,苏石决定下来,他不会忘记痛苦,但他想像文秀秀一样将美好留在心里,或者说这是他祭念文秀秀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