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一劍天鳴 txt-第一百章 塵帝道往事分享

一劍天鳴
小說推薦一劍天鳴一剑天鸣
李源鸣次日乘坐新的坐骑返回那风尘帝城中那山洞,准备返回无忧城,小银也顺手把那山洞重新布置幻阵,防止有人进入传送阵。
“小子,你这趟来这春城赚不少,还把你那兄弟的坐骑也给骗来了。”小银笑道。
“银爷,这不叫骗,下次见面要还他的。”李源鸣笑道。
“你这小子,就好似老虎借猪。”银爷坏笑道。
“银爷,您老是如何看我义父被灭帝城到现在还没有动手报复呢?”李源鸣岔开话题道。
“无非三种情况:一,受伤未全愈;二,遭遇打击心性大变;三,等待时机。”小银随口道。
“您认为他老人家是那种?”李源鸣又问道。
“银爷又不是你义父,怎知他是如何想的?”小银没有好气道。
“银爷,这虎涯传送阵如果是义父布置的为什么不直接布置在天风谷反而布置在这里?”李源鸣出传送阵后,看着这三个传送阵后问道。
“银爷发现你这小子那么多问题?”银爷有些不耐烦又道,“知不知道狡兔三窟?你真的笨蛋一个。”
“哦,原来如此,但是我还是不明白那石室的石桌下藏有空间修炼术?”李源鸣挠着脑袋不解道。
“看你这小子把脑袋想糊涂了,要想知道为什么,赶紧办好你的事情,今夜去问你义父不就清楚了吗?”银爷生气的随手给李源鸣一巴掌道。
“那也是。”李源鸣讪笑道。
李源鸣看着那元新之地传送阵,暗道:“有时间一定去那里看看,到底是那里?”
小银进入小塔,李源鸣独立骑乘小白奔向无忧城。
“小子,这两天跑那里去了?”小火见李源鸣进入府后,上前先是给一脚才问道。
“你这小丫头,越来越野了,小心以后嫁不出去。”李源鸣打趣道。
“……”
全是问候李源鸣这二天跑那里去了,也不事先告诉大家一声,让大家一阵心急。
“我这不是好好回来了吗?再说我皮粗肉厚,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请大家放心。”李源鸣心里一阵暖和,笑道。
“源鸣,爹按照你的意思,已经通知大家今日召开联盟长老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准备下。”李传鸿道。
“好。”李源鸣随后去了后堂。
过了二个时辰后,新兴家族联盟所有长老成员已经来到盟主大堂,按家族坐好,静静等待李源鸣到来。
“各位前辈大家好,我们又见面了。”李源鸣笑呵呵的从后堂进到大堂,行至堂首空着的那把盟主椅前道。
“盟主好。”众长老起立行礼道。
“坐坐,各位太客气了。”李源鸣客套又道,“今日找大家来,主要是恭喜经过各位的共同努力,无忧城日益壮大发展值得庆贺,但时间有限,我这甩手盟主回来想和大家讲几句话,不知道大家是否欢迎?”
众人在四大家主带领下,直接以掌声表示此刻心情。
“好了,今日主要讲几点:一,无忧城是大家的,我希望大家再接再接再励继续发展壮大;二,为了使家族振兴,我此次回来让各家族选择四名优秀年轻人才,我带他们出去让发展,望你们各家族能在更远的地方生根发芽;第三,之前在整顿家族联盟时,对于某些长老过于严厉,如他们有改变之心,大家可以考虑让他们重回家族;四,从今日起,我卸掉这盟主职位,由我父亲代职一年,希望一年后你们选出更适合你们的盟主。”李源鸣道。
“盟主,请您收回那不做盟主之言,没有你就没有无忧城现在,更不会有无忧城未来。”四大家主齐声道。
“家主们,我只是你们的指引者,不可能永远为你们指引道路,现在和明日都靠你们自己努力。”李源鸣道。
“不管明日如何,这盟主都非你莫属。”张奉先道。
“盟主,如果你不做,让你父亲做也一样。”刘如通道。
“我知道盟主有自己的事要做,以后您就是我们新兴家族联盟的一言九鼎的创始盟主。”秋伟英道。
“好了,大家不用多言,各家族回去商议派那些优秀年轻人跟我出去,三个时辰后把他们送到大堂。”李源鸣道。
众人散会后,黎明清上前单膝跪地行礼道:“少主。”
“黎老辛苦了,刚才你也听到了,还有一年时间,希望你找个接班人,我答应你们的事一定办到。”李源鸣扶起黎明清道。
“多谢少主还记得我们。”文在行躬身道。
“爹,一年时间,你自己考虑呀。”李源鸣笑道。
“鸣儿,你这次把兄弟们都接走了,也让爹放下心中的一块心病,爹也会考虑下。”李传鸿道。
“贤侄,不用担心,道叔在这里陪你父亲一年。”千道笑道。
“让道叔费心了。”李源鸣感谢道。
经过几个时辰的等待,最后李源鸣把众年轻人收进小塔,踏上新的飞兽往天风谷而去。
“小子,两日不见,这飞兽那里来的?”小火见这飞兽飞行速度比小飞快了三倍不止,于是拽了拽李源鸣衣袖问道。
“一小弟送我的,相信吗?”李源鸣对三人笑道。
“又吹牛了,下次让你小弟送我一只如何?”郑绮雯不相信道。
“小子,你这是要去看天风老头呀?”小火见这飞行路线往无望山脉飞行道。
“唔,有些事情要问问他老人家。”李源鸣道。
“这次是真的是要见师父老人家了。”郑绮雯兴奋道。
“夫君,你这两日是不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千翎羽突然问道。
“还是翎羽了解我。”李源鸣一把搂住千翎羽道。
“这二登子,动手动脚的,一看就不是好人。”小火在那里嘟着嘴道。
“她俩是我老婆,我想怎么动就怎么动,你要不要去找一个?”李源鸣朝着小火逗趣道。
“切,好像本凰稀罕样。”小火然后窜进小塔了。
“看这凰对你有意见了。”千翎羽娇笑道。
“嘿嘿,管她的,小丫头一个。”李源鸣随后对俩大美女来个猪拱白菜道。
经过一昼夜飞行,三人终于到了天风谷,
大家经过一顿寒暄。
李源鸣向他们道出药王谷和剑宗之事,汪历程和王遇春相拥而泣。诸葛放伤心的落下泪,让李源鸣不用管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也回不去从前了。
其他前辈都希望自己托李源鸣的事情,尽量有个好结果。
“小子,是不是特地来找义父的?”一道声音响遍天风谷。
“义父,您老人家不愧是大帝呀,什么事都瞒不了您老的。”李源鸣屁颠屁颠往那大屋跑去道。
王子的王子
“小子,赶紧带媳妇让义父看看。”一阵大笑声传来。
四人来到天风尘大屋,郑绮雯老远朝着天风尘扑去,喊道:“师父。”
李源鸣和千翎羽行礼道:“义父。”
只有那小火嘟着嘴,看着这一切不动于衷。
“好,好,好,快起来。”天风尘满脸笑容,看了看面前小火又问道,“这姑娘是谁?”
“好你个天风老头,不认识本凰了?”小火叫唤道。
“你这小家伙,变样了,老头当然不认识了。”天风尘也没有生气,反而笑呵呵道。
“天风老头,你这义子欺负本凰,你讲该怎么办?”小火不依不饶道。
“你之前不是很厉害吗?揍他呀。”天风尘仍然笑道。
“不过,现在他好像比以前厉害点了,本凰怕揍他,惹你这老头生气就不好了。”小火嘟着嘴道。
“老头不生气,你以后尽管揍他。”接着又问李源鸣道:“鸣儿,赶紧讲找义父什么事情?”
“义父,本来我不该问的,只是这次无意中去了趟风尘帝城,想找义父问一些求解之谜。”
“怪不得,义父神识感觉那宝库被人破坏了,哈哈,便宜你小子了。”天风尘笑道。
“义父,那虎涯传送阵是怎么回事?”李源鸣看着天风尘问道。
“你已经长大了,整个南域也被你掌握了,义父今日就对你全部透露了。”天风尘看了看李源鸣,沉思后徐徐道来。
“那传送阵是义父之前借用另一位前辈之手创建的,当时因渡劫失败境修为境界掉落,为了躲避几千年前仇家追杀,直接从那风尘帝府直接到了无涯森林,然后到了这无望山脉创建这天风谷。”
“义父当年成也因这吞吸功,败也因这吞诀功,所以义父叮嘱你不到万不得一不要使用这功法原因,自从到了天风谷后,经过几千年修心养性,以前那种争夺势力想法渐渐淡化,什么仇恨都被磨灭了,也没有之前那种冲动了。”
“义父,但是您老现在的威名仍存江湖。”李源鸣笑道。
“千丫头,你们三人先出去,银爷有话问问。”小银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道。
千翎羽、郑绮雯,影儿望着这小器灵不知道他搞什么鬼,但是又不敢违背他的意愿,这小家伙自从恢复一半实力后,那千翎羽现在不够看了,乖乖的出了大屋。
小银看了看李源鸣,最后决定还是让其留下,挥手布了道结界。
“小子,无论讲任何事情都不要插嘴,只管听。”小银又看了看李源鸣道。
“你是?”天风尘不解问道。
“银爷是这小子护道人,今日出来想问你一些事情,希望你能如实回答,否则别怪银爷不讲道理。”小银突然转变了语气道。
“那你问,吾尽量回答。”天风尘不示弱道。
“这小子是不是你要把他培养成你的刀?”小银直接问道。
“此话怎讲?”天风尘道。
“如果你真的悟透名利就不会传那吞吸功给这小子,让他带着这吞吸心法出去闯荡江湖,然后你再和千老头为了加速让这小子成长,故意让这小子接触不是他现在能接触的东西。银爷怀疑这小子一出生就在你们关注的范围内。”小银道出心中疑惑。
“你既然把话讲到这份上了,那吾也把话挑明,源鸣你还认识这块玉坠吗?”天风尘拿着了一块玉坠道。
“这玉坠就是和我之前挂在胸口那一样。”李源鸣接过那玉坠看了看道。
“小子,你知道这那千老头的灵魂是借助你喂养的不断成长,所以你的意识里也掺杂了他的思想,为什么你会有其他一些想法不足为怪,他们就是借助这种方法,让你成为他们手中的棋子。”小银不客气道。
“这位道友,讲话别那么难听。”天风尘不淡定了,接着又道:“这块玉坠是几千年前就得到了,发现内有蹊跷,吾也是用自身滋养到了几千年才发现这千道友显身,让吾带着他在这无望南域周游,寻找武道奇才,这小子就是被千道友发现,于是吾才把他带回天风谷。”
“至于讲的什么刀呀,那也是和千道友共同商议做出来的,其实吾也有私心,也想通过千道友的计划看看这小子是否能打破世界禁锢,真的能突破武道,然后跨出这片世界。”天风尘继续道。
“那你们选择这小子也是特意的?”小银又问道。
“是的,千道友通过秘法知道这小子有特别之处,所以让吾等待,那些仇家也让他们继续逍遥,让他们作为这小子的磨刀石。”天风尘接着又道。
“千道友为了报家仇,封印孩子万年,无非就是想找个好女婿为他报仇,希望小子也要体谅他报仇心情,而吾只是这一计划的助推环节。”天风尘看着李源鸣道。
“我现在是他的女婿,难道我还有选择机会吗?”李源鸣道。
“讲到为父报仇,你还有一个任务是帮雯儿报父仇,雯儿的亲生父亲雷元庆,为了逃避仇家追杀,碰巧遇到吾,被吾救下,然后交由钱银钦也就是现在千元郡阅道楼总楼主郑熊。”天风尘道。
“这个鸣儿知道了,但是目前要报这仇,我势力单薄。”李源鸣无奈道。
“你可以借用钱银钦势力呀,那人还不错。”天风尘笑道。
“你俩先别讨论这事,你的仇家好多呀,这次和这小子去了趟你之前老巢,随后就有二批人降落你那老巢,看来他们对你还没有死心呀,能否告诉这小子具体的仇家有那些?”小银问道。
“如吾告诉你,那万明王朝中心大势力大部分是吾得罪过的,那你认为怎么办?”天风尘笑道。
“看来你这人惹祸能力不比这小子弱呀。”小银感叹道。
“其实也是吾的这修炼功法让各大势力眼红,谁都想自己修炼不需要时日,抓几个武者吞吸就可以得到别人的修炼成果,所以打着灭魔口号,倾尽全力来灭吾,吾当时没想着称霸,只想着突破武道最高境界,不去渡劫的话,否则那有他们讲话的份,更别讲灭杀吾。”天风尘叹息道。
“不要叹息了,你应该担心这小子后面的路那是多凶险,你俩个老家伙为了一己之私,让这小子冲在前面为你们拼杀,你们又无法帮忙,是不是对这小子不公平?就不怕他夭折?”小银没好气道。
“那有什么办法?如果不让鸣儿上去,又得不到锤炼,拿什么谈突破武道巅峰?”天风尘也无奈道。
“那也是,不经历真火淬炼怎能试出真假。”
小银看了看天风尘,又道:“那个战场是什么鬼?”
“人间炼狱战场?”天风尘反问道。
“我也不知道那个是什么,您老看这令牌就知道。”李源鸣掏出那战场令牌递给天风尘道。
“这就是人间炼狱战场令牌,之前没有开放,后来降到王境界,年岁不超过五千岁的都可以进入,现在怎么降到战力达到皇境九重就可以进入了?”天风尘摸了摸那令牌后道。
“我也不知,您老能讲讲那战场是如何来的吗?”李源鸣好奇问道。
“这是一个传说,几百万年前这千细大陆与域外势力是连通的,但是俩方谁也不服不服,都是让对方诚服,于是战争就开始,后来听讲这千细大陆天道和那域外天道讲和,避免生灵涂炭,封两片世界的来往,只留下那人间炼狱战场,但又限制帝阶境武者进入,只让王阶境武者进入。”天风尘顿了顿又道。
“吾当年也进去过,里面那是真残酷,一道残存的剑气都可以杀死王阶境武者,里面机缘也真多,吾那吞吸诀就是在那战场得到的,所以才成就吾后面的境界。”
“那你在里面有没有发现其它什么特别之处?”小银问道。
“道友是问通往域外通道?当时王阶境,那能看到这些机缘,那战场深处,都不敢深入。”天风尘会意道。
“看来那片战场确实有某种联系或存在。”小银小手又摸了摸那光秃秃的下巴,略有所思道。
“吾也想过,修炼快到帝阶境圆满都没有办法打开那通往战场的门,这天道也是够狠的,吾现在也不敢去万明王朝,怕被天道盯上,只能呆在远离武道昌盛之地。”天风尘无奈道。
“你也知道天道盯上你了,想当年你修炼这功法吞吸不少武者吧?”小银没好气道。
藥女晶晶
“咳,咳,当年为了成长,只要和吾作对的都逃不出吾手心,作为武者,没有谁能控制不做武道第一人的想法。”天风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