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全屬性武道 莫入江湖-第1709章 至強者大戰!時空之門開啓!十二瓣蓮花!(求訂閱求月票!)閲讀

全屬性武道
小說推薦全屬性武道全属性武道
时空之河???!
简简单单四个字,却在人群中掀起了千层浪。
那坍塌的深渊之中,一条混乱的长河浮现而出,与虚空相融,不知道通往哪里。
长河之中,有时间与空间之力弥漫,十分恐怖。
天地之纹浮现, 成片成片的垂落而下,仿佛瀑布一般灌入长河之内。
那是秩序之链!
这条长河的出现,使得虚空动荡,空间与时间不再稳固,陷入了混乱之中。
一道道耀眼的神光浮现,照耀虚空,恐怖气息弥漫而出。
那深渊之下的存在现世, 由三头蛟龙尸拉着战车, 背后浮现时空长河,如此场面,让所有人惊骇莫名。
“时间与空间之力在其中沉浮,感觉只要一靠近,生命本源和灵魂本源就会随之流失,好可怕!”
一些强者感应灵敏,瞬间就察觉到了那时空长河中散发而出的恐怖力量,面色瞬间大变,朝着更远处逃离,生怕沾染丝毫。
“时空之河?!”
王腾心惊, 目光快速的闪动。
这真的是时空长河吗?
传闻确实有这么一条长河存在,隐于时间与空间之中,从未现世,知晓的人都很少。
许多不朽级存在也仅仅是知晓它的名字, 从未见过。
若是真的时空长河, 那就太恐怖了。
它一现世,影响十分的巨大。
就在此时, 他突然看到那长河之上竟有属性气泡浮现而出,一个个悬浮在长河之上,随着长河奔涌,消失。
王腾瞪大眼睛,心痛到无法呼吸。
那些属性气泡之中肯定存在时间与空间属性,才刚刚出现,就被长河淹没,消失无影。
这……这还不如不出现啊!
不过好在那条长河一直有属性气泡浮现,随时都可以拾取。
唯一让他为难的是,那条时空长河位于那恐怖的战车之后,他不敢拾取属性气泡。
这等存在,哪怕他只动用一丝细微到极点的精神念力,恐怕都会被察觉到。
所以,只能等!
“真是恐怖啊,居然引发了时空之乱,那好像真的是时空长河。”罗福特震惊的说道。
“时空长河?这是何等力量,不知王腾那位老师能否抵挡?”丹尘元佬等人亦是震惊不已,内心剧烈起伏,目光忍不住望向那道人形光影。
“真是可怕, 那战车内的存在到底是什么级别?”天炎尊者等人简直无法想象。
他们可是不朽级尊者,如今连对方的等级都无法看透,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拜见吾王!”
突然, 一道道充满狂热的大喝声传遍虚空,将众人从震撼中惊醒,纷纷看去。
只见那些黑暗种竟然在虚空中伏跪而下,如果只是魔尊级黑暗种便也罢了,可那尊魔神竟然也单膝跪下,朝着蛟龙战车膜拜。
甚至还有……那尊黑暗巨人!
它亦是单膝跪在了黑暗祭坛之上,面向蛟龙战车方向。
众人顿时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嗯?”
王腾前方,那道人形光影眼中浮现出一丝诧异,开口道:
“居然引发了时空动乱,你倒确实让我有些惊讶。”
“嘻,哈哈~”
“一道残影,居然大言不惭!”
一声轻笑从蛟龙战车内传出,这道声音突然变得不一样,仿佛极为年轻,丝毫听不出沧桑之意。
似乎那战车内并非什么老怪物,而是一個正值青春岁月的少年。
是的,少年!
而非青年,也非中年,更非老年!
听起来,就像一个刚刚成长的少年,充满了生命气息,朝气蓬勃。
这道声音与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方才这战车内的存在还未现世,声音平淡而漠然,仿佛一位君王,同时带着威严和雄厚,浩大无比。
前后反差十分巨大。
让四周之人不由愣神,不禁猜测那战车内的存在到底是什么样的?
而很快,他们就知道了。
轰!
下一刻,那辆战车爆发出无尽的黑色光芒,犹如一颗黑色太阳一般,璀璨耀目至极,无尽的黑暗力量与黑暗物质弥漫虚空,比什么魔神,黑暗巨人所带来的黑暗之力更为磅礴与可怕。
一下子,虚空都被照亮了。
各种力量在战车四周席卷,一道道漆黑色符文浮现,形成了锁链般,环绕着战车。
“那尊存在要现身了!”
人族武者们惊呼,瞪大了眼睛,但是什么也看不清。
那璀璨到极致的黑色光芒让他们睁不开眼睛。
王腾眯起了眼睛,不敢打开【真视之瞳】,这尊存在比魔神还要可怕,用【真视之瞳】去看,眼睛还要不要了?
轰!
虚空震颤,一道浑身散发黑光的人形光影走出战车。
只见它迈步走出了战车,立于中间那头黑色蛟龙尸的头顶之上,傲立于虚空之中。
三头恐怖的蛟龙尸缓缓低伏下高傲的脑袋。
那道浑身散发黑光的人形光影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一只手高举,托着古塔,另一只手持一柄暗紫色古剑。
那柄剑同样十分耀眼,且邪意非常,上面有着各种黑暗纹路,以及斑驳的血迹,散发出滔天的杀意,直欲冲霄,仿佛有无数的冤魂缠绕在古剑之上,发出阵阵恶鬼般的厉啸声。
许多人族武者忍不住将目光投在那柄古剑之上,而后仿佛看到了一片尸山血海,满目都是猩红。
“啊……”
一些意志较为薄弱的人不禁发出惨叫声,双目忍不住流出血泪,精神陷入混乱。
如此可怕的杀意!
如此恐怖的怨念!
那柄黑暗古剑到底斩过多少强者?杀过多少绝世天骄?
上面的血迹仿佛述说着它的凶威。
这十分恐怖!
一柄剑而已,却仿佛一尊盖世魔尊,随着那战车内的存在一同苏醒,如今屹立于这片虚空,让人心惊。
“出手吧,我这道残影本该是用来保护我那弟子的,今日既已现身,便要染血。”
王腾面前,那道人形光影开口,十分平淡,可说出的话语却令人震撼,他居然动了杀心,要击杀那尊恐怖的黑暗存在?
这是何等的自信与霸道,也不知道人形光影的真身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强者。
可惜那人形光影浑身都是光芒凝聚,连每一根发丝都在散发着光芒,根本无法看清他的模样。
这很神异!
明明可以看出是人的模样,却怎么都无法看清他的模样,一切都被光芒遮掩,半点特征都看不出来。
仿佛一尊真正的神明一般!
“我黑天沉睡了这么久,世人已经忘记了我的威名了吗?”
蛟龙尸的脑袋上,那道黑色人影缓缓开口,充满了感慨和叹息,感叹世事变迁。
“黑天?”
“呵~!”
一声轻笑突然从人形光影口中传出,似乎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
“你在笑什么?我的话语很可笑吗?”
黑色人影轻声问道,听不出丝毫怒意,仿佛当它踏出深渊之时,便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碍它,能够让它忌惮,就算面前这道人形光影一样如此。
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自信!
它并未将那人形光影放在眼中,说到底,不过是一道残影罢了。
“万古悠悠,沧海桑田,你不过是其中一粟罢了。”人形光影淡淡笑道。
众人闻言,顿时有一种惊悚之感。
连丹尘元佬等神级存在,古塔内的真神级存在,以及那尊魔神,全都目光骇然的望向他。
这道人形光影到底是谁?
他的话语太惊人了,像是一尊活了不知道多久的神灵,见证了沧海桑田,万古在他眼中不过是匆匆而过。
虽是对那黑色人影表达一种不屑,但能够说出这般话语的人,说敢说他不是那万古岁月中长存的存在吗?
“嘶!”王腾倒吸了一口凉气,尽管早知道自己这位便宜老师可能很牛逼,但是真没想到他会这么牛逼啊。
万古悠悠,沧海桑田!
这般话语,仿佛一副真实无比的画面,在面前流淌而过,似乎让他看到了沧海桑田的变迁,令人震撼。
黑色人影沉默了。
它没有想到眼前这道人形光影竟然口气这么大,简直比它还要大的多。
此时此刻,它脑海中不禁思索,人族当中是否真有这样一位存在?
隐于时间长河内,从未现世!
它们踏足多方宇宙,这样的人不是没有,所以并不稀奇,可他们最终都陨落在黑暗之下。
只是对付起来,略微有些棘手罢了。
“哈!”
黑色人影突然笑了起来,目光冷幽幽的盯着人形光影,手中的黑色古剑遥遥指向了他。
“既然如此,那就来试试吧。”
“一道残影也敢在我面前放肆,今日就镇压你!”
轰!
下一刻,黑色人影出手了,动作很平缓,手中的黑色古剑轻轻划出,斩裂了虚空,化作无匹的黑色剑芒。
弑血魔尊等黑暗种内心震动,这位大人现世,本该无敌,横扫一切。
可现在竟然要本尊亲自出手,散发浩大的威能。
它们可以感觉到那位大人的慎重。
很显然,即便它口中平淡,可实际上面对那人形光影,还是极为的认真,不敢轻慢。
魔神目光灼灼,内心亦是在震动。
这等强者交手,就算是它,也没见过几回,也许会有大裨益。
轰!
黑色剑芒横空,令这片虚空都在震动,无上的威压弥漫天地,彻底笼罩所有区域。
许多人族武者身体发软,被镇压倒地,浑身都在瑟瑟发抖,战战兢兢。
只是一剑而已,他们都被镇压了,连不朽级存在都不例外,此刻完全动弹不得,不朽身躯似乎都要裂开。
这般可怕的影响,简直比之前还要恐怖很多倍。
“好强!”王腾内心震撼,极力抵挡那股威压,但还是感觉身躯之上传来阵阵疼痛,一道道裂痕出现在他的躯体上,血液飞溅而出。
这还是罗福特帮忙分担了一部分威压的结果,否则单单是他自己面对那种恐怖的威压,恐怕早就支撑不住了。
如今没有了阵法的阻挡,他终究只是一个宇宙级武者,就算可以越阶而战,撑死了也不过是相当于界主级低阶武者。
在这等力量面前,与蝼蚁何异?
其他年轻一辈的天才同样如此,好在他们身边都有强者护持,否则今日恐怕都要陨落于此。
嘭!
这时,人形光影也出手了,没有任何废话,他单手击出,神光在掌中凝聚,无数天地之纹浮现,照亮了这片虚空,威势可怕无比,足以震动大片星空。
轰隆!
神光掌印与黑色剑芒碰撞,一道道天地之纹被分开,秩序之链抖动,朝着四周激荡而开。
这是何等威势,连秩序之链,天地规则都要暂避,无法靠近,实在很恐怖。
人族众人顿时感觉头顶一松,那股威压消散于无形,是王腾那位老师帮众人挡住了这恐怖的威压。
所有人都目露感激之色,看向那道人形光影,如果不是这位强者,他们根本挡不住多久,最终都要消亡。
轰隆!
下一刻,所有人震撼了。
他们看到那道黑色剑芒居然被捏碎,神光掌印朝着黑色人影拍去。
吼!
一声爆吼震动天地,那是黑色人影的气势爆发了。
单单是气势爆发,就传出了震耳欲聋的吼声,仿佛一头星空巨兽在其体内苏醒。
然而黑色人影目光依旧很平静,面色不变,并没有因为方才那一击而产生动摇。
它仰头,望向头顶落下的恢弘掌印,手中的黑色古剑抬起,朝着上方刺出。
轰!
黑色剑光再度爆发,随意的一剑,便是数千丈之大,丝毫不弱于之前王腾以大五行神剑大阵所凝聚的剑光,甚至更强。
铛!
刹那间,黑色剑光刺在了神光掌印之上,没有碎裂,没有爆炸,却爆发出无尽的火星。
黑色古剑上爆发出磅礴的力量,黑暗之力汹涌犹如一片黑色汪洋,诡异的黑色光芒淹没虚空,让一切都黯淡,陷入黑暗之中。
那是一种极致的黑暗,比虚空的黑暗还要冰冷与可怕,甚至透着诡异。
众人望着这一幕,面色骇然到极点,精神与灵魂都在颤栗,完全无法保持平静。
轰隆!
虚空震动,爆发出恐怖的轰鸣声,那只神光掌印被刺破,开始崩塌。
“吾王无敌!”弑血魔尊等黑暗种大喜,口中发出欢呼。
“不过是一道光影,还想阻我。”黑色人影忽然开口,冰冷漠然,随后猛地传出一声爆喝:
“杀!”
轰隆!
黑色人影竟然从蛟龙尸的脑袋上一跃而出,朝着人形光影杀来,手中的黑色古剑爆发出恐怖的黑暗力量。
“你们都退开。”
人形光影很平静,开口让众人退出这片战场。
方才只是试探性的交手,但如今那尊黑暗强者杀出,显然要进行激战,影响会非常恐怖,这片虚空怕是都将化作杀戮战场,搅碎一切,哪怕是不朽级都不会例外。
众人闻言,心头顿时一紧,立刻朝着远处逃离,远离这片战场。
人形光影再无顾虑,他伸手一抓,光芒竟是在手中化作一柄神光之剑,上面缠绕着一道道天地秘纹,散发奇异的力量。
“嗯?”
黑色人影惊讶,因为那柄神光之剑很奇异,明明只是由能量凝聚,却丝毫不下于神兵,这种手段让它都感觉心惊。
轰隆!
人形光影此刻也杀了出去,与黑暗人影碰撞,在虚空中交手,十分恐怖。
“你不是很狂吗?为何只有这点能耐?”
黑色人影挑衅,手中黑色古剑斩出,一道道恐怖的黑色剑光在虚空中交错,封锁人形光影的四周,要将他斩杀于此。
铛!铛!铛!
人形光影并未开口,手持神光之剑迎了上去,他很随意,在虚空中踱步,每一步都会斩出一剑,将黑色剑光击溃,而后一步步接近黑色人影,仿佛凝聚无上威压,压向了对方。
黑色人影目光微凝,对此感到十分意外。
“杀!”
它再度迎了上去,杀意凛然,丝毫无惧,不过是一道残影,怎会是它的对手。
轰隆!
人形光影突然出手,另一只手捏出拳印,上面无数神纹缠绕,爆发出可怕威势,狠狠撞向了黑色人影托着古塔的手。
“伱!”黑色人影没有料到这一点,何况单手应对人影光影本就有些吃力,来不及反应,手中的古塔被震出,再也无法托着。
轰!
古塔悬空,摆脱了黑色人影的束缚,冲向虚空。
“多谢……前辈!”
一道声音从古塔内传出,他们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但最终还是以前辈相称。
这位存在俯瞰万古,历经沧桑,似乎比真神还要古老,称一声前辈也不为过。
“继续开辟空间通道,送他们离去。”人形光影淡淡开口道。
“正当如此!”
古塔内的存在应声道。
轰!
下一刻,古塔冲向虚空,爆发出璀璨的光芒,顶端原本被镇压的光芒再次浮现而出,射向了前方的虚空,开辟空间通道。
“想走?”黑色人影眸光更为炽烈了,黑色光芒爆发,竟是以目光斩向了虚空中的通道。
这一刻,它的目光变得十分恐怖,宛如两道黑色闪电,穿透虚空,直接落在了刚刚开辟出的空间通道之上,令虚空崩塌,空间沉陷。
轰隆!
那条空间通道炸开了,根本挡不住黑色人影的眸光。
“这……”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皆是骇然无比,内心震颤。
一道眸光而已,居然拥有这般恐怖的威力,实在无法想象。
“唉!”
人形光影叹息,似乎有些无奈:“看来还是要先解决你。”
“来吧,全力一战!”
黑色人影踏立虚空,一头暗紫色长发狂舞,眸光如电,让人无法直视。
“啊……”
许多人不自觉的望向这尊存在,但立刻双目刺痛,流血不止,发出惨叫。
黑色人影另一只手不再被古塔束缚,很自然的垂落,上面凝聚着黑光,有黑色符文若隐若现,似乎随时都会出手。
“刚刚苏醒,以你这道残影来血祭,庆贺我的复苏,似乎也不错。”
黑色人影漠然而冰冷的说道。
轰!
话音落下,它再度杀出,化作一道黑色流光,直冲向了人形光影。
“要拿我血祭,还真是猖狂啊!”人形光影摇头失笑,手中的神光之剑挥动,突然爆发出万千的剑芒,环绕在他的四周。
光雨垂落,剑光纵横!
一瞬间,他的气质变得凌厉无比,宛如化作一尊绝世剑神,一双眸子神光流溢,仿佛蕴含着恐怖的剑道感悟。
“……”王腾望着自己那位便宜老师,陷入久久的无言之中。
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这位老师!
强!
真的太强了!
宇宙中居然真的有这样的存在,还被他拜了师?
这是什么运气啊?
王腾感觉自己一定是得到了上天的眷顾,才能得到这样一位存在的青睐,如今回想,简直犹如梦幻一般。
其他人也都陷入无与伦比的震撼之中,忍不住吞咽唾沫。
这等强者,当真是他们平生仅见。
“来吧,看看今日谁斩谁!”
人形光影声音始终很平静,手中的神光之剑举起,所有环绕在他周身的剑光全都随之而动。
锵!锵!锵!……
当真犹如一柄柄神剑出鞘,直指黑色人影。
轰!
黑色人影不甘示弱,杀至面前,手中黑色古剑亦是爆发出无量剑光,与那人形光影厮杀在了一起。
天地倾覆,虚空震荡,无数光雨洒落,有神光,亦有黑光,在虚空中魏晋分明,切割开了这片空间,十分恐怖。
空间之力和时间之力都被引动了,在这片虚空显化而出,引动了之前那条时空长河。
可怕的能量在时空长河内激荡,掀起了万丈浪涛,那是时空能量,十分可怕。
若是被沾染,恐怕会受到时间与空间之力的侵蚀,轻则重伤,重则直接被拉入时空乱流之中,彻底迷失,不复存在。
一道道恐怖的空间裂痕遍布四周,让这片区域彻底成为了禁地。
轰隆!
就在此时,时空长河背后出现了波动,有无量光芒爆发,竟让时间与空间出现了模糊,一片陌生的星空在这片虚空浮现。
“那……那是什么??!”
众人骇人至极,目瞪口呆的望着那片陌生的星空,结结巴巴的发出惊呼。
“一片陌生的星空?!”王腾亦是瞪大眼睛,随后狠狠的眨了眨,似乎有些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两人的战斗太恐怖了,引发了时空长河的动荡,似乎影响了时间与空间。”罗福特咽了口唾沫,声音凝重的说道。
“所以那片星空并不属于这个时代?”王腾涩声道。
“有可能来自过去,也有可能来自未来,但更大的可能是来自我们同一时空的某一片陌生的星域。”罗福特道。
他也不愿意相信那是一片来自于未来或是过去的星空,因为这太可怕了。
时空本就是最神秘莫测的力量,即便是不朽级存在都无法掌控,只能触碰到一丝空间之力,而时间之力却是丝毫都触碰不到的。
所以若是出现了不属于这片时空的东西,影响实在太大了,根本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
“你们快看,那片星空之中好像有人?”一声惊呼传来,将众人惊醒。
所有人都朝着那片陌生的星空看去,眼睛瞪大到了极致,似乎想要看清楚那边到底有什么?
王腾和罗福特亦是连忙看了过去。
王腾甚至还动用了【真视之瞳】,但马上就反应过来,立刻收回,可惜还是看到了一丝。
“嘶!”
下一刻,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浑身泛起鸡皮疙瘩,感觉体内有某种力量被莫名的抽走。
那是生命本源和灵魂本源!
王腾连忙看向属性面板,顿时面色一黑,蛋疼无比。
【生命本源】:140000/150000;
【灵魂本源】:25000/300000;
只是一眼而言,生命本源居然消耗了10000点属性值,而灵魂本源也是消耗了5000点,简直不可思议。
回想起刚刚那种感觉,实在太恐怖了,仿佛时间在自己身上流逝,令他的生命本源和灵魂本源都在快速消失,令人心悸。
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最重要的是,根本没看清楚,只看见那片星空里似乎有人在战斗,连战斗之人是谁都看不清晰。
“你怎么了?”罗福特似乎察觉到王腾的异常,转头问道。
“没事。”王腾张了张嘴,最终只是摇了摇头,这种事跟谁说都没用,何况事关他的秘密,也不适合告之他人。
罗福特也没再多问,看向那片星空,摇头道:“有一股奇特的力量阻隔,让人无法看清那边到底是在干什么。”
“废话!”王腾心中翻了个白眼,暗暗道:“那可是时空之力,隔着两片时空,当然看不见了。”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这无疑说明了一个问题,眼前那片陌生的星空果然来自过去或者未来。
王腾和罗福特对视了一眼,皆是心知肚明,内心顿时掀起了滔天的骇浪。
“嗯?”
虚空中战斗的黑色人影与王腾的老师皆是停下了战斗,惊异的望向那片陌生星空。
“引发了时空长河动乱,将过去或是未来的一角显化于这一世吗。”
一声低语从黑色人影口中传出。
“看来要速战速决,不然会引发大动静。”人形光影喃喃自语道。
“速战速决?正合我意。”黑色人影冷哼一声,轰然爆发,冲杀了过去。
轰隆隆!
二者再度战在了一起,化作流光直冲入虚空,根本让人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唯有那恐怖的轰鸣声不断回荡。
时空长河动荡的越发剧烈,不断有恐怖的能量乱流激起滔天浪花,浪花中浮现出一片片场景,仿佛是位于某个时间段发生的事。
可惜没有人可以窥探!
就算是真神都不行。
“很恐怖,两人的交战竟然引发了时空长河现世,让过去未来之景浮现。”古塔内传出惊叹声。
魔神目光震动,看了一眼时空长河,随后视线重新回到了黑色人影与王腾老师的战斗之上,想要从中获得感悟。
这非常困难!
可若是真的有所感悟,将令它更进一层,实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轰!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
虚空震裂,一道身影从虚空中被震出,倒飞了数十万公里远,显得有些狼狈。
“吾王!!!”
黑暗种们看到这一幕,无不是大惊,口中发出不敢置信的吼声。
那位大人竟然被压制了,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
那道黑色人影停住了身形,只是一步踏出,便再次回到这片战场,声音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你明明只是一道残影,为什么会这么强?”
“你到底是谁?”
最后一个谁字传出,已是化作爆喝,它一头暗紫色长发疯狂飘荡,浑身气息爆发,充斥这片虚空,恐怖至极。
“我不信无法斩杀你。”
“你只是一道残影,我感觉到了,你的气息在微弱下去。”
轰隆!
黑色人影手持古剑,爆杀而回,身躯顿时变得伟岸无比,如神如魔,一剑斩下,整片虚空都在坍陷。
“残影杀你足够了!”
一声平淡的话语从人形光影口中传出,他依然是如此的自信,风华绝世,当世无人可以媲美。
所有的武者,包括古塔内的真神,那尊魔神,全都为之震动,内心敬畏无比。
“老师……太强了!”王腾眼中绽放着璀璨的光芒,充满了希冀。
如果有一日,他也能够这么强就好了……
不,他一定可以!
只要不死,他便能屹立宇宙之巅,终有一日可与他的老师比肩,甚至更强。
他无比自信,哪怕见证了眼前这般恐怖的大战,武道之心也丝毫没有受到冲击和崩塌,反而更加坚定。
“我黑天屹立黑暗之巅,早已无敌,谁能杀我!”
黑色人影发出长啸,黑暗之力从它体内滚滚而出,直冲入虚空,看不见顶。
这般恐怖的威势!
如果是真神级存在靠近,恐怕都会被重伤。
可那人形光影无惧,直接冲入其中,掌与剑同时劈出,爆发强大无比的威力。
嘭!
黑色人影被击中,一掌落在了它的肉身上,发出沉闷无比的声响,令它浑身俱颤,横飞了出去。
结果它狠狠撞击在了时空长河之上,激荡起了大片的浪花,时空之力差点将它淹没。
它冲了出来,显得有些狼狈,一头暗紫色长发显得凌乱,有几缕更是落在了额前,不复之前的从容与淡定。
所有黑暗种震惊。
怎会如此?
那位大人竟然被压着打,这根本不符合它们的预料。
连魔神都是色变,眼神急剧闪动,这一幕完全超出了它的认知,那位大人竟然会被压制,这实在不可思议。
“可惜,本想借助时空之力磨灭你,就算杀不了你,磨灭你大半的本源,也够你修养一阵子了。”人形光影淡淡道,显得有些遗憾。
众人张了张嘴,有些无言。
那令人不敢靠近的时空长河,居然被当做磨灭那尊黑暗强者的手段,这真不是一般人想得到的手段。
“不愧是我老师。”王腾心中惊叹:“这般想法,我也是刚刚想到。”
“你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圆滚滚忍不住吐槽道。
“你懂什么,我一直在想办法帮助老师,可惜老师已经先一步想到了,真不愧是我老师。”王腾道。
“……”圆滚滚。
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你不行了,想借助时空长河磨灭我,本身无法对我造成威胁,只能借助外力。”黑色人影本来怒极,可此时却平静了下来,漠然的说道。
人形光影并未开口,这道残影当初只留下了一丝力量,原本觉得用来应对真神级存在足以,谁曾想到他那便宜弟子居然这么会惹事,竟然招惹到了真神级之上的存在。
这道残影的力量多少有些不够用了!
“你杀不了我,就轮到我杀你了。”黑色人影骤然爆喝,手中黑色古剑朝着人形光影斩出,势必要将其斩杀于此。
它表面不显,可心中对那人形光影早已生出了怒气。
刚刚苏醒,居然就被人压制,而且还是一道残影,这简直就是耻辱。
轰!
(処女色强制奸淫洗白)
人形光影阻挡了黑色剑光,与对方再度厮杀起来。
“等我灭了你这道残影,你那弟子,我会让他沦为黑暗奴隶,彻底沉沦,永世被奴役。”黑色人影爆喝。
“……”王腾头皮发麻,面色发黑。
MMP打不过他老师,就来找他的麻烦,算什么强者?
他一个宇宙级武者,容易吗?
许多人看向王腾,面色古怪,不禁有些同情他,被这样一尊存在盯上,简直寝食难安啊?
“王腾,能够在你老师那种级别的战斗中被提及,算是一种殊荣吗?”圆滚滚怪笑道。
“滚!”王腾没好气的在心底怒喝道,夺笋呐,这是人说的话?
“你想激怒我?”人形光影淡然无比,平静的说道:“你若动它,就算你躲在黑暗老巢,我都会把你揪出来。”
“那个时候,可就不是一道残影那么简单了。”
霸气!
一如既往的霸气!
众人闻言,纷纷看向了王腾,不少天才艳羡不已,能有这么一位老师,真是值了。
王腾也有点感动,这个便宜老师还真是不赖。
但是……
咱能不能先别提以后的事情,什么死不死的。
他还不想死啊啊啊啊!
而且那黑暗强者说什么,居然要让他成为黑暗奴隶,永世被奴役,这简直太狠了,他可不想这么惨。
“呵呵呵……”黑色人影轻笑起来,虽然对方的话语依旧平淡,但话语之中已是能够听出一丝怒意。
这就足够了!
轰!
二者疯狂厮杀,于虚空之中时隐时现,又无数光芒爆发,宛如灭世创世之景。
所有人心惊,呆呆的望着这一幕,内心紧绷到了极点。
他们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那道人形光影似乎也奈何不了那尊黑暗强者。
是啊!
他只是一道残影而已,并非本体在此,能够与那尊黑暗强者战斗到如此地步,已经实属不易了。
“唉!”
一声叹息从人形光影口中传出,他一剑将黑色人影击飞,抽身而退。
“老师!”
王腾面色凝重,他感觉到了,老师的能量在退散,不复之前那般强盛。
那道黑色人影被击飞,身上出现了一道剑痕,黑暗之力涌动,差点散开,露出了它的本体。
“你确实很强,可惜啊,终究不是本体,无法伤到我。”
黑色人影目光幽幽的注视着人形光影,语气中浮现出了一丝讥诮。
众人绝望。
那尊黑暗强者虽然不是对手,可王腾那位老师也到了极限了,无法再支撑。
希望再次消失。
“我只能带你一个人走了。”人形光影没有回答对方,而是回首看向王腾,说道。
“我……”王腾张了张嘴,心情复杂无比。
只能一个人走吗?
本该高兴与庆幸,可不知道为何,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目光环视,在一个个熟悉或陌生的面孔之上扫过,乐烟,桑依,石天峰,牛日天,桃瑞丝,加布利尔……
难道这一次,终将成为永别?
他们似乎也明白了什么,面色绝望,眼神灰暗了下去。
有人不甘,有人嫉妒,有人欲言又止,有人坦然……
可见过那位人形光影的实力,他们没有人敢开口说什么。
“走吧!”
人形光影瞬间出现在王腾的面前,抓住他的肩膀,就要带他离开。
面前的空间剧烈的波动起来,一道道涟漪扩散,排开了四周的空间裂缝,一道道天地符文亦是被分开。
有强大的力量在干预这片空间。
别人无法离开,但对于王腾这位便宜老师来说,似乎并非不可能。
“想走!”黑色人影声音冰冷,速度快到了极致,直冲而来。
人形光影大手一挥,面前的空间已是出现一个通道,仅容一人通过。
“进去吧!”
他看了王腾一眼,微微的一笑,温和的声音传入王腾耳中。
而后转身迎向黑色人影,挡在了王腾身前。
“老师!”王腾不由叫了一声。
“去吧,记住这一天,他日回首,再斩这一尊黑暗之王。”人形光影摆了摆手,声音淡淡传来。
王腾咬了咬牙,最终毅然转身,就要步入那空间通道之中。
然而这时……
轰隆!
一声巨大无比的轰鸣从那时空长河内传来,掩盖了所有的声音,令所有人都不由看去。
就连那黑色人影和王腾的老师都不禁微微一愣,而后看向了那时空长河之后。
一片陌生的星空浮现,渐渐清晰,不知过去还是未来。
无限光芒照耀时空长河,位于那时空长河的尽头,仿佛打开了一道门,一道……时空之门!!!
轰隆!
虚空震动,秩序之链疯狂舞动起来,哗啦作响,朝着那道门垂落而去,同时还有奇异的力量从虚空涌现,宛如海浪一般,冲向那座大门,似乎要阻止其打开。
轰!
可一切都是徒劳,光芒之中,宛如有一座门缓缓开启,势不可挡!
恐怖的气息弥漫了出来,覆盖这一片虚空。
所有人都看呆了,嘴巴张大到了极致,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轰隆!
一声爆响,时空长河激荡起万丈浪涛,时间与空间之力动荡,而后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
莲花!!!???
那是一朵莲花!!!
一朵十二瓣莲花!!!
莲花之上盘坐着一道人影,满头长发披散,看不清面容,双目微微闭合,仿佛正陷入沉睡。
但他身上散发的气息太过恐怖,哪怕只是静静盘坐在那里,也犹如一尊绝世的神明。
一经出现,便震塌了虚空,连时空长河都被镇压,陷入沉寂,时间与空间之力安静了下来,环绕在了他的身旁,缓缓旋转,竟是形成了一座……阴阳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