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大明鎮海王笔趣-第1739章,內閣首輔分享

大明鎮海王
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大明镇海王
乾清宫尚书房内,和往日一样,早朝之后,弘治皇帝又将主要的大臣喊过来开小会议。
刘健、李东阳、刘晋、佀钟、韩文、刘大夏、杨一清还有成国公朱辅。
张懋因为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已经无法再处理五军都督府的军务,所以五军都督府的事情就落到了成国公朱辅、澳国公杨云的身上。
朱辅年纪也已经很大了,不过身体还不错, 澳国公杨云则是处于壮年,年富力强,而且还是大名新型的勋贵,是靠着一系列对外战争和扩张,依靠自身所立下的战功而封国公的。
而且因为军功,故而还是铁帽子国公, 可以世袭罔替, 这一点上面刘晋这个辽国公也是一样的。
只不过刘晋算是文臣,但偏偏又是靠军功来封爵,所以按照规矩,刘晋是不能再进五军都督府这边了。
算下来,澳国公杨云也算是大明军中的支柱了,年富力强,又是靠自己一步步打出来的,威望很高,而且坐镇西域和南云省多年,震慑奥斯曼帝国和西域各部族,也是威名赫赫。
前年的时候将他调回了京城, 负责五军都督府的事情,协助天子掌管大明的百万兵马。
估计再过些年,等到朱辅也老的不能处理事物了就轮到杨云来参加小会议了。
佀钟是吏部尚书, 也是刘晋入内阁之后接替刘晋的位置,韩文是户部尚书, 他以前是户部侍郎,算是接替了佀钟的位置。
刘大夏和杨一清, 一个是兵部尚书,一个是工部尚书,兵部尚书现在的职权已经很小了,算是六部当中和地位最低的了,连礼部都不如了。
工部原先没有什么地位,主要就是负责修一修皇帝陵寝、皇宫之类的,但是现在因为大明基建搞的如火如荼,又是公路又是大修铁路,还有大量建桥。
这大明帝国一年十多亿两白银的财政收入,其中大部分都是用于大明基建上面了,工部作为基建最高的机构,手中握着如此庞大的资金和项目,地位也是逐渐的凸显出来。
“陛下,香港总督唐寅来电,西班牙和法兰西之间的战争,西班牙越来越无力,为了我们大明帝国在欧洲的利益以及为了给西班牙的贷款能够收回本息,建议对西班牙给予更多的军事援助和贷款。”
刘晋将最新从香港这般发过来的电报说了出来。
“现在西班牙向我们大明贷款多少?”
弘治皇帝一听,想了想问道。
“已经有五千万两白银了,几乎所有的贷款都全部用来了购买军火武器和战船。”
刘晋连忙回道:“西班牙现在的压力确实是很大,他们在西非这边同波斯和朝鲜打的火热,双方围着西非殖民地战斗也是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了。”
“另外还在埃及这边同埃及争夺亚历山大港和南地中海的霸权, 算是多开战。”
“诸位爱卿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理?”
弘治皇帝微微点头,想了想对众人问道。
“陛下,西班牙如果战败的话,到时候恐怕就再也无力偿还我们大明的贷款,臣以为理应继续支持西班牙,在必要的时候,我们甚至于还必须要直接出兵帮助西班牙取得西法战争的胜利。”
刘晋自然是非常鲜明的表面了自己的态度。
西班牙要是战败了,那自己贷出去的五千万两银子岂不是要打水漂了?
要知道这银子可是大明第一银行贷出去的,这是绝对不容有失的,而且还必须让西班牙人将本息都给还回来才行。
“陛下,臣以为刘晋所言有理,西班牙一直以来和我们大明的关系都非常不错,是我大明在欧洲的重要友好之国。”
“况且西班牙还和我们之间有着极深的利益往来,是绝对不能败给法兰西人。”
成国公朱辅也是站出来表示支持,他和刘晋是穿一条裤子的,而且大明第一银行也有他家的股份,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大明第一银行的大股东是天子和太子。
这個钱无论如何也是要让西班牙给还上来的,所以他是绝对不能战败的。
“陛下,臣以为我大明上国,当以德服四海,以仁义传天下,焉能一直支持战争。”
“臣以为我大明可以出面居中负责调停,让西非两国停战,同时也可以出面调停西班牙同波斯和朝鲜的战争。”
“这战乱一起,受苦受累的终究是天下百姓,世界还是少一些战乱为好。”
刘大夏这个兵部尚书站立出来发表了不同的看法和意见。
居然说让大明居中去调解,这也是让刘晋顿时就对他高看了一眼。
果然啊,这大明的读书人,儒家子弟都已经读书读傻了,所信奉的这些东西啊,都是什么仁义、德啊、孝啊什么。
这国与国之间竟然还说什么以德服四海,以仁义传天下的言论出来,要是靠仁德就能够威服四海,那还需要大明百万大军干嘛?
为什么以前的时候,你不去仁德服四海?
现在大家之所以愿意听大明的话,以你为是靠大明的仁德?
那是靠大明一次次战争杀出来的,靠的是大明百万雄狮,靠的是大明在全球各地的驻军和战舰,没有这些东西,没有将四方都给揍一遍,谁会听你讲什么仁义道德。
“刘公,如果我大明居中调解不成呢?”
刘晋想了想问道。
“我大明为了双方和睦相处,为了双方百姓少受战乱之苦,双方岂能不愿意调停?”
刘大夏一听,顿时就反问道。
“陛下,臣以为刘公所言还是有一些道理的,不妨让刘公亲自走一趟欧洲,代表我大明前去调停。”
刘晋对他也是够无语了,想了想也是对弘治皇帝提议道。
战争要是那么容易调停的话,那就不叫战争了,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是最后的手段,双方都已经到了开战的地步了,还调停?
而且西班牙和法兰西之间已经打了好几年了,双方为了这场战争,几乎是已经将家底都给打空了,你以为调停就可以让他们双方停战?
想的太简单了一些。
“不,不~”
“我一把年纪了,可经不起这个折腾,臣以为还派年富力强的官员前去欧洲比较合适。”
听到刘晋的提议,刘大夏顿时就连连摇头,他都已经快要入土的人了,这还去欧洲,搞不好直接就死在了路上了。
“臣也以为刘公前去调停是很合适的,刘公德高望重,又主张调停,相信双方肯定是愿意听刘公的话。”
朱辅也是连忙说道。
调停,调个锤子。
他们不打仗了,大明的军火武器卖给谁啊?
就靠大明自己军队的那点需求,利润都很低,大明的这些军工企业还怎么赚钱?
还怎么维持住蓬勃发展的趋势?
还有他们不打仗了,心思就会放在发展上面,等他们实力强大了,大明在欧洲的利益就要受损。
他们不打仗了,就又精力去剿灭肆虐欧洲的倭寇了。
到时候,大明的奴隶又从哪里来?
没有数量庞大且廉价的奴隶,黄金洲的土地如何开发?大明的人口如何增长?
还有大明海外的殖民地、藩国又该如何发展起来?
你要调停是吧,那你自己去,到时候看看会损害多少人的利益,看大家不把伱给骂死才怪。
刘健和李东阳微微看了看刘大夏,也就你还傻乎乎的什么仁义道德,难道不知道大明第一银行天子和太子是大股东吗?
还有这大明的军火企业、造船厂什么的,天子和太子都是大股东吗?
这调停了,银行和工厂还怎么做生意?
别以为大家不知道你那点小算盘。
你是兵部尚书,现在手中没有什么权了,就剩下点征兵、安排退役军人转业的事情了,你现在无非就是想要折腾下,看看能不能将兵部尚书的权力给扩大一下。
但这事情啊,那是天子所不能容忍的。
兵权好不容易重新回到了天子的手中,岂能再放到你们兵部尚书的手里面去?
更何况天下的勋贵、军方也不会答应,他们可不想再看文官的脸色,可不想再你们这些文官、文人骂是臭丘八了。
也不想军队的军备、后勤、俸禄等等被你们这些文官们给弄死,是绝对不会允许你们这些文官来插手进来的。
韩文、佀钟和杨一清也是看了看刘大夏,这人年纪大了,总是会犯糊涂,你以为还是十多年前的时候啊,时代早就已经变了。
“臣等也以为让刘大夏刘公前去调和是比较合适的。”
大家想了想也是齐声的说道。
你想调停是吧,那就派你去欧洲试试,顺带着也是感受下国外的情况,让你清楚的知道下四方蛮夷所信奉的到底是什么准则。
仁义道德都是狗屁,所有人信奉都是真理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内。
没有大明胖揍奥斯曼帝国,奥斯曼帝国就不会老老实实的对大明秋毫无犯。
没有战舰炮轰伦敦和巴黎,欧洲各国就不会对大明毕恭毕敬,你以为是靠嘴巴说一些仁义道德、之乎者也对方就会听你的话了?
他们之所以害怕大明,那是因为大明在香港、在地中、在黄金洲、在西非有驻军,有一支支强大的舰队,随时随地都可以调遣过去揍他们一顿,打的他们满地找牙。
所以他们才不敢对大明怎么样,也不敢侵犯大明的利益。
所以他们明知道倭寇的背后是大明人,他们依然不敢对香港怎么样,只能够不断的去剿灭倭寇。
他们明知道倭寇抓捕的人都卖给了大明人,可是他们连屁也不敢放一个,因为大明根本就惹不起。
仁义道德要是管用的话,以前的倭寇、鞑子就不会让大明烦恼无比了,现在草原人在给大明放牧牛羊,倭寇是大明的重视小弟,帮大明人在欧洲掠夺奴隶。
这些可都是靠大明的拳头争取过来的,不狠狠揍一顿倭寇,他们能够乖乖听话当你小弟?
“既然大家都觉得刘大夏前去欧洲调停比较合适,那就有劳刘爱卿亲自走一趟欧洲调停了。”
弘治皇帝看看刘大夏,也是下令道。
“臣…臣领旨!”
刘大夏看看弘治皇帝,再看看众人,心里面一万个草拟马走过,自己这一把年纪了,还去欧洲,到时候别死路上了。
“自己也就是主张下调和而已,结果却是惹出去了这样的麻烦出来,还要去欧洲这边走一趟。”
可是现在,似乎好像不去都不行了。
“陛下,埃及和波斯帝国在中东接连取得几次对奥斯曼帝国的胜利,现在其内部竟然扬言要收回埃及运河,认为埃及运河是他们埃及人的土地上修建起来的,而且当初修建的时候,主要也是几十万埃及人所修建的。”
“说我们大明人只是出了一些资金就要占埃及运河一半的所有权,这是极其不合适的,而且还说这些年来,我们早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投资,他们埃及应该将埃及运河的所有权都给收归回去。”
谈论完了西法战争的事情,刘晋又说起埃及这边的事情来。
埃及人现在是有点飘了,和波斯帝国联手打赢了几次奥斯曼帝国,再加上同西班牙人的战争上,也是接连取得胜利,他们竟然开始飘了起来。
竟然扬言着要收回埃及运河属于大明这一半的所有权。
“哼~”
“岂有此理,当初是我们大明出钱出技术雇佣他们埃及人修建运河的,现在眼红运河的收益,竟然是说要收回去,过河拆桥的也太快了吧。”
朱辅一听,顿时就气死了,埃及运河的股票他可是有不少的。
“陛下,臣以为我们应当适当的敲打、敲打埃及人,让他们知道我们大明帝国的利益,和他们关系好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得寸进尺。”
“敢对我们大明过河拆桥,那就必需要让他们付出一定的代价,惹毛了我们,直接将运河的另外一半也全部抢过来。”
“陛下,臣也以为应该适当的敲打、敲打埃及人,让他们时刻保持清醒。”
佀钟也是跟着开口道,埃及运河他也是又不少股票的,可是很大一笔财富。
“埃及人如果想要收回运河的话,我们大明可以直接出兵将整个埃及给打下来,将整个运河都归属我们大明。”
韩文也是表态了,嗯,同样有不少的埃及运河股票。
而且韩文这个文官,现在可是比武将都给好战了,大明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打仗了,正愁着没地方练兵呢,也愁着没有新的殖民地呢。
这埃及人如果不识相,那就干脆将运河都抢到自己手中来,这埃及运河的股票肯定是要暴涨一波。
“刘健,你怎么看此事?”
弘治皇帝微微点头,随即看向刘健,想要问问他的意见。
然而刘健似乎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一般,他竟然闭上了眼睛,整个人一副好像睡着了的样子。
“刘健~刘健~”
弘治皇帝连喊两声,然而都没有恢复。
弘治皇帝看看身边的萧敬,萧敬年纪也大了,竟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公~”
刘晋反应最快,也是赶紧轻轻的推一推刘健。
可是谁知道刘健竟然直接往地上倒了过去,这吓的刘晋也是赶紧拉住他。
“怎么回事?”
被刘晋这样一拉,他这才醒过来,都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老年痴呆症了?”
“还是说属于老年人的间隙性昏迷了,刚刚聊西法战争的时候,他好像都还没昏迷,这才几分钟的时候,他竟然就昏睡过去了。”
刘晋看看刘健,也是无语了。
这80多岁的老人了,真的是太老了,再看看在座的众人,一个个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
“陛下~”
“臣失礼了!”
“刚刚肯定是臣的老毛病犯了,最近是越来越不行了,总是会犯困、嗜睡,无端端的昏迷,请陛下恕罪。”
等了好几分钟,刘健缓过来了,这才起身对弘治皇帝说道。
“没事,没事,你要多注意休养啊。”
“回头我让太医院和大明医学院的太医、教授给你看看。”
弘治皇帝见刘健没事了,也是歇口气。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事情了,今年以来,刘健、李东阳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刘健是老眼昏花,有些陷入昏迷,有时候又糊里糊涂的,什么事情都搞不清楚。
李东阳是身体很差,经常病的都没有办法来上朝,只能够在家里休养,内阁的事情几乎都是刘晋在处理。
今天虽然来了,但是看他的精神状态也是很差,无精打采、病怏怏的,还不如和张懋一样,干脆在家里面休养得了。
軍婚難違 上官緲緲
“陛下,臣的年纪实在是太大了,已经完全没有精力,人也老眼昏花,糊里糊涂了,再无法辅助陛下您处理国家大事了。”
“陛下,臣今天再次向你请辞,望陛下为了这大明的江山社稷,恩准臣归乡养老!”
刘健笑了笑,随即也是非常郑重的向弘治皇帝再次提出了退休的申请。
“恩师~”
弘治皇帝看看刘健、再看看李东阳,又想到了张懋,想起了谢迁、马文升、周经等人,想要再次挽留刘健,可是想想他的情况,又不知道该如何去挽留了。
“陛下,您宽仁厚德,对臣万般照顾、千般挽留,臣感激涕零。”
“臣也希望能够一直为陛下分忧,但是臣的年纪实在是太大了,身体也是真的不行了,而我大明正蒸蒸日上,陛下又雄材伟略,乃千古圣君,要做的也是开创千古未有之鼎盛盛世。”
“切不可为了臣一人而耽误了国之大事,耽误了陛下的宏伟大业。”
“还请陛下恩准臣回乡颐养天年,选用年轻有为的国之栋梁辅佐陛下开创我大明之千古盛世!”
刘健趁着自己还清醒,也是不断的劝说道。
“好吧~”
“朕准了!”
弘治皇帝沉思良久,再看看刘健和李东阳,又看看刘晋,想了想也是点点头同意下来。
现在看来,刘健和李东阳回乡颐养天年已经是成定局了,即便是可以再挽留一二,但对于大明来说恐怕真的已经是有害无益了。
“谢陛下隆恩!”
刘健一听,顿时就连忙跪下来拜谢。
几天之后,弘治皇帝对刘健大加赏赐了一番之后就在早朝正式的接受了刘健的辞呈,同时也是任命刘晋为新的内阁首辅,同时增补佀钟为新的内阁大臣。
PS:今天就一章5000多字的大章了,懒得分成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