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定世不朽笔趣-第五十七章 初步進入始源之地分享

定世不朽
小說推薦定世不朽定世不朽
轩炎离开了祭台所在区域,毕竟保不准那些修士再度回来。不过也陷入了茫然,不知何去何从,不是方叶不帮他,万界历已是千年,虽然修士界不至于千年沧海桑田,但也肯定会有不同的。而且万丈巨森之中,难辨方向,磁场也不同,地球上的东西在这里很多并不适用。
轩炎数次遭遇危机,这里野兽都是强横无比,他气丹境的实力根本不够看,不过身上死人的气息倒是也让他避过了很多危机。
“得找个地方将这些宝药种下。”这是轩炎首先要做的事,那些药材本质是可以掀起腥风血雨的,但如今只是凡品,和轩炎一样,要经历一场洗礼,它们可以恢复本质。但若没有安全的地方,他怎敢种下?
不辨方向,但野外求生的基础还是存在的,已经走出了密林深处,万丈巨森已经变做了百丈。
“叽叽”刺耳的叫声响起,轩炎立马警惕了起来。不过随后又传出了话语,不过他听不懂,并非修士语。
轩炎爬上树梢,轻灵的身形造成了很小的动静。
“快,形成合围,别让它跑了,一旦跑了再想找到他就难了!”一个彪形大汉开口,声音粗犷。轩炎隐藏在树梢看着这几人,有男有女,此刻围着一只浑身犹如紫金锻造,毛发柔顺的鼠形小兽,虽说是小兽。听不懂他们的语言,轩炎只能凭其行动推测。
一动手,轩炎满脸懵逼,你们怎么敢的?一群弱鸡去围攻一个金丹境的妖兽?唯有彪形大汉是气丹境,还是很弱的那种,连地球上普通气丹境的水准都没达到,而其他的都是筑基期,仅仅是能突破丹境的那种筑基期。
不用想,小兽最开始似乎有些害怕,毕竟第一次见人,但其本身实力在那里,这群人根本不是对手。
“这紫金鼠成年了,不是最开始遇到那一只。”几人惊呼,他们是附近的猎户,平时不敢深入密林,但得到了幼年紫金鼠的踪迹,紫金鼠对他们来说那可是天价,成年的他们不敢碰,但幼年的他们还可以碰一碰,所以来了。但紫金鼠个头变化不大,导致他们认错。
限時婚寵:BOSS大人,不可以 小說
“怎么办?”
超人v5
“分头跑。”
一看他们四散而跑,轩炎摇了摇头,准备出手的动作停下了,他们这么做没什么错,毕竟一人死总比团灭的好。但轩炎并不喜欢,以队友为诱饵的事他做不到。
紫金鼠智商并不高,普通妖兽需要突破识海枷锁才会诞生灵智,它并不具备。不过它选了对它威胁最大的为目标。
星武神诀 发飚的蜗牛
它的速度奇快,宛如离弦之箭般以身躯撞向彪形大汉。
“噗”彪形大汉吐血,怎么可能扛得住,若是紫金鼠是有智慧的,这样的机会可没有彪形大汉活命的机会。他们对本源法力的运用都只是在力量加持上。
“虎哥!”其他人见状,纷纷惊呼,想要帮忙。
“快走,不然谁也走不了。”彪形大汉急急呼喊,手中能量汇聚,没有属性,仅仅是纯粹的力量,或者说其能量属性便是力。紫金鼠再度撞来,他扛不住,整个人都被掀飞了出去。气息猥琐,很明显,这次撞击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不就是只臭老鼠吗?灭了它”较为年轻的修士恼怒不已,年轻气盛让他哪里有理智去想如何做才对?干就完了。
修仙
“干,虎哥撑住。”似乎被刺激到了,没人退缩,准备和紫金鼠拼命。
“倒是看走眼了!”轩炎笑了一声,那么出手感觉没那么亏了,就出手吧。他所在树梢离地还有十几丈,直接一跃而起。
“轰”的一声,轩炎落地,脚下激起阵阵烟尘。几人惊呆了,那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人来。紫金鼠的小脑袋一歪,为数不多的智商此刻更是懵逼。咋又冒出来一个两脚兽?
“吱吱”愤怒的叫声,自动定义突然出现的两脚兽是敌人。
“安稳一点!”面对堪比金丹境的紫金鼠,轩炎都不需要认真对待,也不想伤害这种被逼反抗的小兽,一个转手,浓郁的生命能量将紫金鼠限制行动。
“吱吱”紫金鼠挣扎,但是却没有恐惧。轩炎所使用的生命能量乃是一世源花生命花瓣,那代表世界本质的生命能量,令它有一种舒适之感。
那几人被惊呆了,这人散发的气息只是气丹境,但却轻松制住了紫金鼠。
盤龍
“安静一下,我不会伤害你的!”轩炎发言,轻轻抚摸着它柔顺的毛发,虽然控制了它,但却没有伤害其分毫。紫金鼠虽然听不明白,但是也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去吧!”轩炎见其安静下来,放开了禁锢,让其离开。紫金鼠未生灵智,但也算是有灵的,三步一回头,确定了这两脚兽不会伤害它,就这样离开了。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会修士语吗?我听不懂!”轩炎无奈,蜕尘之后可捕捉神念波动辨别对方意识,可他只是气丹境,听不懂就是听不懂。
“前辈,我会一些!”彪形大汉说着晦涩的修士语,与轩炎交谈。
“那就好!”轩炎心安了一些,好不容易见到人类,结果因语言不通得不到任何消息,那才是伤神。
从交谈中,轩炎得知,这片大陆叫做腾龙大陆,帝国宗门林立,而这里是魔森,据说千年前有魔自其中走出,危害苍生,被数个门派联手镇压。但这个地方也因此沦为恐怖之地,妖兽遍布,危机四伏,如今仙庭历代守护此地,才不至于危害人间。
“魔?我算吗?”轩炎内心嗤笑一声。明明是入侵者却说得冠冕堂皇。难怪,方叶那里得到的消息是人族城池却变成了如今的万丈巨森。
“前辈,为何放跑它?那可是害人的妖兽啊!”这是许元翻译别人的话,也是他心中的疑惑。许元便是彪形大汉。
“可我不见它害人,倒是见到你们围攻它,它本能的反击。虽然我不认为你们做错了,也不认为它错了,或者你们认为我错了?”轩炎淡淡的说着,敢动手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今日若没有自己出手,这几人命丧黄泉,那也应当毫无怨言。当然,弱肉强食,人兽不共存,这也是常情!但轩炎按照自己内心放了紫金鼠,错了吗?谁都没有,境遇不同,选择不同。
“怎么敢说前辈错了呢,还得多谢前辈救命。”许元惶恐,紫金鼠他们不能对付,而这轻易镇压紫金鼠的人他们如何能忤逆?不过也在回味轩炎的话。不由叹息,确实猎人成为猎物,那不是正常的吗?
没有因此产生分歧,他们也邀请轩炎做客。轩炎也没有拒绝,毕竟这个世界他不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