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新婚夜,殘疾大佬他在線裝瞎》-第159章:原來擺爛真的是有用的相伴

新婚夜,殘疾大佬他在線裝瞎
小說推薦新婚夜,殘疾大佬他在線裝瞎新婚夜,残疾大佬他在线装瞎
“难道,这件事情的背后真的是唐贝列在搞鬼?”
莫小染原本以为唐西泽在听到他的话后会因为这件事情会像自己一样生气,满脸怨恨。
毕竟,这是他们花了心血和精力才把唐诺言的丑恶嘴脸撕下来,公之于众的事情。
面对现在和预想中截然不同的结果,唐西泽非但不生气,居然还安慰起莫小染,还伸手捋顺她身上仿佛被气炸的猫毛。
永生界
莫小染看着唐西泽异常平静的脸,在脑海中反复回味着他的那番话,心中的疑惑在那一刻被解开。
她用一种仿佛发现新大陆的表情看着他这只老狐狸。
“后面的路会越来越难走,对方已经开始出牌了。你最近尽量在家里不要乱跑,我会加派安保人员对你的保护。”
唐西泽并没有正面回答对方的问题,心里虽然早已做好和唐贝列以及隐藏在幕后那条大鱼作战的准备,还是担心靠在自己怀里的女人。
如果说现在的他有什么顾虑的话,那就是眼前这个总是不顾自己安危,总是连招呼都不打,然后三番两次为了他深入险境的女人。
早已凭借着聪明才智猜到答案的莫小染坐在吊椅上,唐西泽那只结实的手臂将她揽在怀里,她的耳边是来自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难得可以什么事情都不做,就这样静静地彼此依偎在一起,对于现在的莫小染来说是一种莫大的满足,还有幸福感。
可是,这个男人却不应景地说出这样的话来,难免有些大煞风景。
“唐西泽,你说这话我会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侮辱。”
莫小染从唐西泽的怀里抽身出来,端坐在吊椅上,故作生气地看着又想要去单打独斗,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男人。
“小染,你误会我了,我怎么会侮辱你这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
保护深爱之人是每个男人天性,他只是单纯不想让自己的女人去冒险。
对于莫小染的误解,唐西泽连忙做了解释。
“唐西泽,我告诉你,身为夫妻就是要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共同进退,而不是我在家里高枕无忧地躺平,而让你在外面扫雷排除障碍。“
莫小染当然知道这个男人不想让她冒险,但爱是双向的。
她同样不想让他一个人在外面单枪匹马地面对那帮人,更何况这次她隐隐觉得这帮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你所担心的也是我所担心的,而且通过这几次的险境我们不是也有默契吗?所以我们不如并肩作战?”
莫小染为了消除唐西泽的顾虑,坦诚地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想要征求对方的同意。
比肩作战?
这个女人还以为在组团打CS吗?
都把“并肩作战”给用上了。
唐西泽在心里暗笑,只是在听到莫小染这番话后除了震惊之余是满满的感动。
说实话,他确实被她的真诚流露给打动了。
但是,还是有所顾虑。
那条大鱼可以在陈世仁和若诚平相继落网后,悄无声息地从整件事情中抽身而出,想必一定会是个不一般的人物。
相比前几次,这次唐西泽觉得危险指数更高。
“唐西泽,我索性把话放在这里,你觉得这小小的唐家困得了我么?我能在你增加安保人员的情况,在墙上挖出一个狗洞出来。”
莫小染看出唐西泽的顾虑,为了直接消除这个男人的顾虑,她决定彻底地摆烂,破罐子破摔,毫不客气把底牌亮出来。
“如果你不怕这家百孔千疮的话,就像上次一样困我喽。”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小小的唐家可不是如来佛的五指山,能困得了我?
开玩笑,反正老娘有的是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只要,唐西泽你不怕我把这家给拆了就行。
“莫小染,你……”
唐西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用这种做法要挟他,他要不是看在对方是自己的妻子份上,早就把她扔到后山去喂野狼了。
他被这个女人不可一世却不失可爱的样子气到不知该怎么才好,忍不住用手猛挠着后脑勺,站在吊椅旁边走来走去。
莫小染看着此时的唐西泽像极了一场考试时突然遇到一道难以作答的函数题,费劲脑子仍然想不出做题方法的考生。
唐西泽从认识莫小染到现在完全可以相信这个女人是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人。
说到底,她虽生在豪门却不是只会享受锦衣玉食的金丝雀。
她是一只有目标,并且会因此而努力的鸿鹄。
“行,我答应你。但是我们约法三章。”
为了避免这个女人像之前那样不招呼就擅自行动,唐西泽重新坐在吊椅上郑重其事地面对着她。
“只要你答应我和你一起并肩作战什么都答应你,别说三条了三十条都行。”
原来摆烂真的是有用的!
The Ancient of Rouge
莫小染听到这个男人终于不得不在她“暴力”言语中委曲求全地答应后,心里乐开了花。
她开心地从吊椅上跳下来重力瞬间失衡,唐西泽差点从吊椅上摔下来。
三分之一的屁股坐在吊椅上,他下意识地用手撑着一直不停摇晃的吊椅,避免从吊椅上滑落下来。
那受惊而失措的滑稽模样令莫小染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莫小染,你……你还笑。”
官场之风流人生 小说
要不是她在场唐西泽一定不会发生这种尴尬无比的事情,可是在她面前唐西泽是个双目失明患者。
为了不被发现,他只能从双目失明患者的角度来作出适当的应急反应。
“别笑了。你还不过来扶我一把?”
唐西泽听着莫小染那阵充满魔性的鹅鹅鹅笑声,心里又羞又恼。
他都这样了,这个女人居然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还敢笑得出来。
莫小染一时笑过了头,完全忘记这个男人是个双目失明患者。
“不好意思,唐西泽我错了,我扶你我扶你。”
笑点过低的莫小染走到唐西泽面前伸手想要将这个几乎要从吊椅上摔下来的男人扶起。
却没有想到,对方在被她拉起的时候,趁着莫小染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扶着她的后脑勺顺势将她靠在吊椅上。
“唐西泽,你干嘛?。“
莫小染整个上身靠在吊椅上,她的手被唐西泽按着,脸颊上是男人温热的气息声。
面对这具行走的荷尔蒙都快把脸颊贴她脸上的男人,莫小染心跳莫名的加速。
没有了刚才的幸灾乐祸,她心中有些发慌却依旧不敢去直视墨镜之下那双双目失明的眼眸。
“莫小染,现在就怕了,刚才不是笑得很欢畅吗?”
转生成恶德领主的儿子了!?~边快乐的学魔法,边洗清污名吧
唐西泽看着视线之下那张因为害羞而涨红的脸颊,忍不住想要继续捉弄对方。
他可是个现世报的人,谁让这个女人刚才如此嚣张。
现在好了吧?被他逮住了空子。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的男人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还不得好好的吓吓这个狐假虎威的女人。
“我,我……我哪里怕了!“
就算是怕,也要做出一副输人不输阵的样子!
哪怕是此时此刻被唐西泽吓得慌了神,口齿不清。
死鸭子嘴硬的莫小染依旧在逞强中挣扎……
“不怕吗?”
唐西泽故意靠近对方,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冰凉的鼻尖轻触着女人柔软的鼻翼,发现她因为受惊而紧闭的双眼。
”不怕。“
莫小染口中倔强地表示不会投降,身体却很诚实。
她后脑勺不停地往后移动,试图和对方拉开距离。
“昨天你不是说要和我生人间幼崽吗?”
昨天的那一幕,她为了让唐西泽放下杀意当着那么多人面,对自己表露心意的场景历历在目。